所在位置: 10betapp > 联系我们 >

90后职业模特 从小镇青年蜕变为“缪斯女神”

发布于:2019-04-12

刀歌面对摄影,尽量做到专业。 受访者供图刀歌闲暇时也在自学吉他。   无论是大漠戈壁还是丛林沼泽,都留下过她皮肤黝黑、苗条修长的身影。

  今年26岁的刀歌是来自云南的职业模特,被摄影师们称为缪斯女神。 美丽的照片背后,却夹杂着公众的一些曲解和非议。

  我胖了,很多造型没法做。 怀孕六个月,增重26斤,涂满精油的腰上,妊娠纹清晰可见。

对职业模特来说,这不是她的最佳状态。

  从西安回成都后,做产检、接受采访、拍照片,刀歌把时间安排得很满,没有一刻喘息。 结束成都拍摄,她又将马不停蹄前往广州接下一单业务。

那些光鲜亮丽的照片,记录了刀歌从小镇青年到职业模特的艰辛成长路。   1  云南妹子未圆的空姐梦  3月2日晚7点,在路边小摊草草吃完一碗面,刀歌应邀前往成都东三环外一家摄影培训学校参与拍摄。

爬楼梯的时候她单手扶腰显得有点吃力。 最近经常觉得腰腿痛,不过医生说正常。 怀孕让刀歌的体重第一次突破100斤。

  2010年开学报到那天,穿着布朗族民族服装的刀歌,在众人目光注视下也曾这样不好意思。 那是她第一次离开云南到成都,在此之前,家乡的小县城是她去过的最远地方。   如果一切顺利,刀歌本该成为一位空姐,穿着漂亮的制服翱翔蓝天,成为小镇上众人羡慕的对象。

  还在老家读书的时候,她就兼职打工挣钱,商店促销、餐厅服务员都干过。

我兼职卖过衣服,我从小很会察言观色,衣服卖得很好。

按照父母的想法,他们希望刀歌就在云南找个工作,然后结婚生子。 但是我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,我最想去的是北京。

和大部分小镇青年一样,北京是外面世界的标志,也是开启另一种生活的可能。   刀歌没有去成北京,阴差阳错中选择了成都一家航空职业学校读大学。

家中还有两个姐姐,在成都的学费和生活费已花了家里不少钱,尽早找到工作就能给家里减轻负担。

半年时间,刀歌考完了空乘需要的所有专业证书。 大三时,她如愿找到一家小航空公司实习,毕业后却迟迟未能转正。   当不了空姐就找个行政工作吧。 面对生活压力,刀歌决定放弃自己的空姐梦。 带着一叠证书投了很多简历,前前后后找了10多家公司,大部分没有回音。

刀歌怯怯地询问拒绝她的一家公司,对方委婉地告诉她因为长得不好看。

  没有生活来源的刀歌曾借钱度日,她给自己留了条后路:再找不到工作就回老家。   2  首次当模特被说像外星人  摄影棚内灯光闪烁,刀歌单手抚摸着隆起的腹部,变换着造型。

5年多的职业模特生涯,让她对摄影师的拍摄思路有着灵敏的悟性。   早在2013年,经同学介绍,还是学生的刀歌曾兼职为成都的一家摄影工作室拍过推广照片。 首次模特经历并不愉快,摄影师说我像外星人。 在以白皙甜美为主导的大众审美面前,有着古铜色皮肤的刀歌感到有点自卑。   2015年,有摄影师找到求职碰壁的刀歌,皮肤黝黑,眼神清澈,表现力强,摄影师为她拍摄的一组异域风格的服装照片在网上大受欢迎。

各种网店的约拍纷至沓来。

别回老家了,你就当模特吧,我们帮你。 照片越拍越多,经摄影师们口口相传,刀歌在摄影圈内开始小有名气。

成为服装模特的那段时间,一天平均五六场的拍摄让刀歌从早拍到晚。 刀歌惊呆了,原来当模特真的可以养活自己。   模特就是很美很干净的衣架  在摄影师的建议下,刀歌在2016年开始尝试人体摄影。 看到其他模特的人体艺术作品时,我才发现人体居然可以这么美。 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当人体模特时候的忐忑,她最怕别人说我。

但当看到摄影作品的时候,一切顾虑都消失了。

我觉得模特就是个衣架,拍什么衣服就挂什么衣服。

人体模特就是很美很干净的架子。 刀歌说。   虽然没有专业的艺术背景,但从小就能歌善舞的她,也在揣摩模特之道。

平面模特有点像演员,我们只能通过肢体动作、眼神来展现自己,和摄影师共同配合,达到创作目的。   面对骚扰曾吓哭  为了增加效果,女学生在刀歌的背后喷了一些水雾,冰冷的水从她的后背缓缓流下。 这对刀歌来说,不算最辛苦的拍摄。

  刀歌去年在罗布泊的一组作品在摄影圈内被热传。 照片上的她脚踏戈壁,面对漫天黄沙,或躺或立,动作空灵缥缈,宛如一尊雕塑。

其时罗布泊腹地地表温度50多摄氏度,不管地上是石头还是沙地,为了拍摄她说躺就躺。

一天下来,身上小划痕无数。 还有一次,有摄影师在刀歌身上涂满颜料,卸妆时洗了4个小时才洗干净。   怀孕3个月时,刀歌应邀前往江西景德镇拍摄。

摄影师想要表现丛林中的野性之美。

刀歌战战兢兢地爬上树枝,还要做出轻盈空灵的动作。 树下全是大石头,其实我有点恐高。

  对于身体的辛苦,刀歌都能坚强面对。 唯有面对一些人对模特圈的误解,让她感到难过。

  刀歌不否认有一些无良摄影师和不自重的模特同行败坏了行业名声。

她也遇到过骚扰。 那是在广州的一次拍摄,摄影师忽然对她有肢体接触。

刀歌顿时大脑一片空白,不由自主地哭了起来。 情急之中,近乎哀求地告诉摄影师:我是唯一的,请不要毁了我。

摄影师呆住了,立即表达了歉意。 同样也有来自圈内的恶意,有次在西安拍摄时接到一条匿名短信,言语污浊不堪。 刀歌觉得,你是什么样的人,别人就以什么方式对你。 尊重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想和孩子一起拍写真  一进摄影棚,墙上贴着的一排婴儿照片就吸引了刀歌的注意,刀歌迫不及待地等待着新生命降临。 从现实角度考虑,早点生产意味着可以早点恢复身体迎接工作。 至今,父母还以为她仍在航空公司上班,模特只是兼职。 他们接受不了的,我哪一天成功了,回去了,他们才能没话说。

  拍摄业务很多,但刀歌没有签约模特公司,也没有请经纪人打理业务。

每天她两个手机信息不断,联系业务,维护客户关系,一切都靠她自己。   从怀孕开始,刀歌就一直在进行拍摄工作没有休息。 按照刀歌的想法,等孩子出生,她也会带着宝宝一起工作。

常年奔波在外,让她觉得有了孩子的地方就是家。 我爸自己算的,我的宝宝是个女儿。

刀歌说。

  封面新闻记者杨涛文图。

Copyright 1994-2015
版权所有 10betapp    浙ICP备10003665
服务热线:4000-820-985    传真:0571-85423105
技术支持:交联(杭州)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信息部

集团旗下公司
交联(杭州)投资管理有限公司
杭州交联电力设计股份有限公司
杭州交联电气工程有限公司
杭州益电工科技有限公司
浙江新能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杭州新能量运维检测有限公司
网站导航
社会责任
联系我们
关于我们
质量认证
应用方案
产品中心

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2526号